网站首页 资讯中心 酒新闻 白酒新闻 红酒 视频 贵州 酒文化 敬酒词 红酒知识 茅台 郎酒 贵州青酒 拉菲 张裕葡萄酒
  博览会 价格行情 综合新闻 市场与销售 产业报道 酿酒工艺 公益慈善 特产 人物 贵酒黔茶 南北资讯 酒水信息
 
追忆我非常爱酒的父亲
2017-12-03 16:39 来源:

 父亲饮酒的历史比我的年龄还要长许多。父亲一生别无所好,唯酒是断不能少的东西。他一生喝过多少酒无人知晓,他一生都喝过些什么酒也无人知道。我所知道的,是每顿饭他都要喝两杯,最喜欢喝的是家乡的包谷酒。

  父亲与酒是怎样结下不解之缘的?母亲对我说的话可能是最好的解释:“你爸从小命苦,三岁时没了娘,十四岁去给人家当学徒,成家后你们兄妹六个一个接一个出世,吃饭的嘴忒多牙齿都有一大捧,喝一点酒是为了解累。”我想父亲喝酒正是从解累而成瘾,酒成了他终身最好的朋友。

  父亲常借古人的话说:“酒可饮切莫过多,肉可食切莫饱餐。人啊,知足常乐。”他喝酒时总是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酌,细细地品,酒中似有无穷的滋味。对酒菜父亲则不怎么讲究,有时就一个咸鸭蛋或一把葵花籽也能把酒喝光。特别在家境困难的年月,十天半月打一次牙祭,他更是很少动筷,夹起的肉最终都落在儿女碗里。他不是素食者,在沉重的家庭负担下,杯中有酒对他来说已是莫大的满足。

  父亲喝酒也有醉的时候。多是在家里有了值得庆贺的事时,他就会多喝一点,但我从来没见他烂醉过,他的醉也是浅浅的。其实,我想他不是不想再多喝点,而是他自有做人做事的原则,他不愿醉也不敢醉,酒多误事,他肩负的东西实在太多了。父亲的酒品跟他的人品一样好。酒后,父亲一袋烟抽完,一杯茶喝尽,便放松了所有的神经安然入睡,休整他一天来疲惫的身心。

  父亲对酒很有感情,但这感情却深不过对儿女的呵护。记得有次父亲拿了一元钱叫我去打酒,因那酒是父亲晚上才喝的,我便没急着去。父亲上班走后,我把钱叠成了一个小小的角板玩。可待我从椅子上睡了一觉醒来,想起打酒的事时却怎么也找不到钱了。酒没打成,心里忐忑不安,这顿打看来是躲不过去了。要知道那时候一元钱不是个小数目,那是父亲一周的酒资。晚饭时,父亲拿起酒壶却倒不出酒来,问我为什么没去打酒?我支吾着说了实话。不出所料,父亲恼怒地举起了筷子。我低着头缩紧了肩膀准备挨打,不知那带着呼啸声的筷子第一下会落在我身上哪个地方。让我意外的是,父亲放下了手,端起碗轻轻说了句:“吃饭吧。”那顿饭吃得很沉闷,父亲草草吃完到门外抽烟去了,我却觉得比挨了打还难受。值得庆幸的是,不久后我竟在椅子的夹缝里找到了那一元钱。我把钱交给父亲,父亲没接,笑着对我说:“做人就是要诚实,这钱你留着,算是对你诚实的奖励。”

  儿女成人后,父亲却老了。年轻时最爱吃而舍不得吃的东西,在他掉了牙的嘴里早已没了滋味。可他仍习惯于端一杯寡酒坐在那里,看着满堂儿孙,品一口酒,讲一段那些老掉牙的故事。

  父亲与酒结下不解之缘,其实我与父亲的酒也颇有缘分。我小时候极少的零花钱多是为父亲打酒得来的。打酒时,他常会悄悄塞给我个二分或五分的硬币。我从不乱花,要么买支铅笔,要么买个橡皮,要不就攒起来买本自己喜欢的书。父亲知道后,就不再给我硬币,而换成了一角或两角的纸币。至今想起,才知他用心良苦。

  父亲喝了几十年的酒,对酒自有他的看法。一次酒后,他用筷子蘸着杯底的酒水在桌上写了个“酒”字,望着我说:“酒是啥东西?其实是一种药,累了解乏,苦了宽心。你看,左边那三点不是水是血汗,右边‘酉’中那一小横却是泪,是不能流出来的泪,装在封了口的罐子里,所以男人大都宁愿流血流汗也不流泪。细细品,酒中是有人生道理的。”

  我深信父亲之言,酒对于他真的是一种药。当他疲惫不堪,却又不想更不愿把心底的思虑苦楚向妻儿倾诉的时候,酒自然成了他的知音。酒能使他解除疲劳,能把种种烦恼和“泪”冰释,更能在每一个黎明到来时唤起他为妻儿使出牛一样的力气。他能不爱酒吗?能不爱这融汇着他酸甜苦辣的人生解药吗?

上一篇:五粮液酒是酒水行业中的投资高手 下一篇:英雄不问出处《三国魂》名将以酒论英豪

热门文章

茶叶品牌

酒水品牌